CHINA FINE ARTS ONLINE

   中国美术在线

 

 

主页
顶级艺术
图片纪实
征稿启示
联系我们
Home
Top Arts
PhotoInfo
Authors

Contact

虚拍过招 中国买家的不差钱与不付钱


  在中国大买家们一掷千金的“豪爽”作风之外,拖延交款或不交款也已是公开的秘密。

  5月22日晚,齐白石作品《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在北京嘉德的夜场拍卖中以4.255亿元天价成交。而当这结果传到美国,中国古代艺术研究专家、资深艺术记者Wendy Brown却只是淡淡追问:“买家付钱了吗?那些买下却不能付款完成的天价交易,仿如‘虚拍’,其实无效。”

  这是很多国际艺术品交易商都关心的问题。在中国买家频频制造天价的背后,拖延付款,甚至不付款的现状让许多艺术品交易商、拍卖行及送拍者有苦难言。

  据国外媒体猜测,本月一件曾经创下天价的清乾隆时期转心瓶预计将要被重新拍卖。去年11月份,这件瓷瓶在英国的拍卖中被一位中国买家以估合逾5.4亿元人民币举牌拍下。这一成交记录创出中国艺术品在国际拍卖中的最高价。“但是半年过去,这位神秘买家迟迟未付款。拍卖公司无奈,将对该拍品重新拍卖。”Wendy认为,“现在,大部分国际性拍卖公司对来自中国的大买家都抱有复杂心态:一方面,他们希望能够吸引更多的中国买家来参与竞拍,为拍品争得好价格;但另一方面,他们又担心收不到购买款项和佣金。”

  中国买家,不差钱与不付钱

  对艺术品的真伪存疑,也是让藏家们不肯利落付款的主要原因。而中国艺术品市场资深研究者Wendy认为,中国艺术品行业在鉴定方面存在体制性缺失。

  许多西方媒体将中国买家延期付款与不付款的行为,简单归结为“诚信问题”。但事实上,除了少数恶意出价不买的行为外(例如蔡铭超的兽首事件),大部分中国收藏家认为,那些延期付款和“放弃购买”的行为“事出有因”。

  “在我看来,除了买家私人资金链问题,对艺术品的真伪存疑,也是让他们再三犹豫,不肯利落付款的主要原因。”台湾收藏家陈羽(谐音化名)说,收藏家们常常会遭遇这样的情景:在预展中看好某件商品,断定其成色、真伪,随后举牌竞价。但在拍卖结束后,他又得到来自其他朋友、业内人士对藏品的疑异。于是,买家在无法确证的情况下,最安全保险的解决办法便是放弃价值上十万元的保证金,索性不付款。

  这个问题其实也反映出中国艺术品收藏中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中国缺乏权威的鉴定机构。“在中国,收藏家们只能根据自己的购买经验和学术研究来判断艺术品的真伪。故宫不会接受收藏家个人的要求来鉴定艺术品,上海博物馆也没有这样的功能。在中国,简单来说,几乎没有专业的鉴定机构和从业人员。拍卖行更加不可能,它们有‘免责条款’,即使卖错了藏品也不用承担责任,这是国际惯例。”Wendy认为,“但是相比之下,西方藏家在鉴定方面,能够获得负责任的判断信息。例如,英国有专业的鉴定专家,他们需要考得资质证书上岗,并受到鉴定行业协会的管理和制约。他们的鉴定证书在法律上生效,相反,倘若鉴定失误也要承担经济赔偿。而在中国,藏家们只能自行探讨和摸索。”

  除此,中国买家不付款的背后原因还有正与日俱增的艺术品价格。“10年前参加拍卖,许多好藏品的底价从10万元开始。现在最低起价几乎都逾100万。中国大买家是有许多,但现在他们经常需要在3个月内筹措几千万甚至上亿元的资金来付款——这确实不是件容易事。”

  拍卖行针对“虚拍”出新规

  中国嘉德和香港佳士得对重要拍卖的保证金提高到百万元。而香港苏富比则将这一额度提升到300万。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许多拍卖公司从今年春拍开始试行新政策:在重要专场和藏品拍卖环节中,预先收取高额押金。

  “对于在5月22日举行的夜场拍卖,我们推出了特殊保证金政策,买家需要预先支付100万人民币以获得特殊竞价牌。只有持有这些特殊竞价牌的买家,才能在拍卖中举牌竞投。”中国嘉德市场总监孙杰表示,“我们希望借此方式促使买家谨慎出价。高价拍品倘若因未付款而事实流拍,对于送拍人来说是一项巨大的损失。”5月31日举行春拍的香港佳士得,也采取了高额的保证金制度,凡是竞投800万港元以上拍品者,都要办理特殊竞价牌,缴纳100万港元的保证金。 苏富比是首先在中国地区推行高额保证金的拍卖公司之一。拍卖行要求对重要拍品感兴趣的竞拍人预先支付50万美元(约合330万元人民币)保证金。今年4月初,苏富比在春拍中已实行过这一政策。但最后拍卖结果却让人有些意外。

  “77件拍品最后成交了50多件。与我原来预计的近90%的成交率相去甚远。梅云堂在收藏界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此次拍品尤其让人看好。但中国内地买家似乎对这场拍卖并不如想象中那样热衷,过去他们可是类似拍卖专场中最乐于举牌的一族。”台湾收藏家陈羽认为,“提高保证金,可能会使拍卖行流失部分收藏家,尤其是投资人。资金对于他们来说很重要,他们中的大部分不愿预先交出几百万押金。”

  尽管如此,苏富比亚洲区行政总裁程寿康(Kevin Ching)却表示,对于重要拍卖提高保证金是大势所趋。他说,“我们希望买家能够审慎投标。事实上,流拍的两件重要拍品在拍卖后也以私人洽购之形式、以与估价相似之金额售出。”该拍卖行今年对推行高额保证金的第二次尝试——苏富比“梅云堂藏张大千画专场拍卖”5月28日至30日在香港举行,25件拍品悉数派出,总价高达6亿8000万港元。其中《嘉耦图》以1亿9100万港元刷新张大千画作拍卖纪录。



 

China fine arts online

中国美术在线

2017 All Rights Recei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