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FINE ARTS ONLINE

   中国美术在线

 

 

主页
顶级艺术
图片纪实
征稿启示
联系我们
Home
Top Arts
PhotoInfo
Authors

Contact


傅抱石金刚坡时期巨作《杜甫诗意图》现身保利

     北京保利拍卖2012春拍推出李可染《万山红遍》之外,重磅推出傅抱石金刚坡时期精品《杜甫诗意图》,该作是傅抱石金刚坡时期四种主要创作题材之一构写前人的诗,将诗的意境,移入画面的典型代表,写杜甫九日蓝耕会饮诗诗意图。该作尺幅20859.5cm,是今年春拍已知傅抱石先生尺幅最大的精品,也是其金刚坡时期作品中难得一见的大尺幅作品。

 《杜甫诗意图》

  敬之斋主,即张德粹(1900-1987),字敬之,农业经济学家、农业教育家,毕生从事农业经济学科的科学研究和教学工作,对农业合作和农产品运销造诣尤深,是我国农业经济学奠基人之一,他编写出版的农业经济学专著、研究报告、学术论文共达800多万字。后期以台湾为背景,深入研究台糖及其它农产品的合理价格等问题,对台湾农业的持续稳定发展有重大贡献。

  除此之外,张德粹先生幼年受到父亲熏陶对书法国画受好至深,一生爱好欣赏和收藏中国书画。在国立中央大学任教时,张德粹与艺术系教授如傅抱石、黄君璧、陈之佛等先生过从甚密,战后在京沪两地如有比较好的书画展览,即常与他们结伴前往观赏。

  读傅抱石《杜甫九日蓝耕会饮诗意图》

  傅抱石先生(1904-1965)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研究价值的成就卓著的大家之一。先生是自幼习画的,但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前,其主要精力用于治印和美术史的研究,发表著作甚多。1943年4月,先生辗转重庆(抗战的特殊时期的重庆),寓居西郊金刚坡后,渐转向绘画创作,尤其是1940年8月他随郭沫若退出三厅,又回到中央大学(已迁重庆沙坪)任教以后,不久便进入了绘画创作的高潮期。

  其时,他的山水画,因为受到奇茂多雾的巴山蜀水的影响,愈加苍莽淋漓;他的人物画,又因为对于顾恺之和石涛的深入研究,而格外具有高古超逸的气息。四十年代中的五、六年间,抱石先生具有强烈风格的个人艺术风貌形成了,这就是他的颇为爱好者看重的金刚风韵。 《杜甫九日蓝耕会饮诗意图》,作于甲申秋八月,即1944年9月,正是抱石先生居金刚坡的绘画创作的旺盛时期。也就是在这个月,先生的这幅画参加了在昆明举办的《郭沫若书法、傅抱石国画联展》,此展的目的是为于立群主持的七七幼儿园募集基金。

  该图为大条幅,纵208厘米,横59.5厘米。这样大的作品,在金刚坡时期是很少见的。那里的条件太艰难了,抱石先生这样描述着:我住在成渝古道旁,金刚坡麓的一个极小的旧院子里,原来是做门房的,用稀疏竹篱隔作两间,每间不过方丈大,高约丈三四尺。全靠几块亮瓦透点光线进来,写一封信,已够不便,哪里还能作画?不得已,只有当吃完早饭之后,把仅有的一张方木桌,抬靠大厅放着,利用门外来的光作画,画后,又抬回原处吃饭,或做别的用。这样,我必须天天收拾残局两次,拾废纸、洗笔砚、扫地抹桌子都得一一办到。艰难的环境却产生了一批为数可观的艺术佳作,这是我们不能不对先生表示敬意的。 展开图画,映入眼帘的是:丛松耸翠,峻岭雄峙,清涧飞泻,参差错落,山间屋舍,半隐烟云文人、高士且谈且行其间,松风拂着衣襟,泉声伴着话音这是何等幽雅的画境?何等幽雅的诗境!

图画左上边缘,作篆书款一行:甲申秋八月,写杜工部九日蓝耕会饮诗意。抱石。下钤傅(朱文)、抱石之印(白文)二印,还有代山川而言也(朱文)、轨迹大化(朱文)、抱石得心之作(朱文)等印。这些印文,既反映了抱石先生的艺术志向和追求,又说明了他对于该图的满意程度。

  工部是唐代大诗人杜甫的官称。他避安史之乱在四川住了多年,留下了许多重要诗篇。九日蓝耕会饮全诗八句:老去悲秋强自宽,兴来今日尽君欢。羞将短发还吹帽,笑倩旁人为正冠。蓝水远从千涧落,玉山高并两峰寒。明年此会知谁健,醉把茱萸仔细看。九日即是九月九日重阳节,古有此日登高习俗,蓝耕会饮便是一次登高雅集。一面是流离的悲寂,一面是大好的河山,心头多少事,聊付杯酒中!醉把茱萸仔细看,写尽了诗人的复杂心境。

  画家的处境与诗人的处境,相距十个世纪又何其相似?所以他们的心境,必将穿越千载而相通着。诗画的相互辉映,便是证明。先生大约是酒后挥毫,横涂竖抹,多么痛快淋漓!他用的是土皮纸,毛且有韧性,格外增加了沧桑感和野莽的趣味。他选择了传统皴法中最不规律,最自由,也是最洒脱的两种-乱柴皴和乱麻皴。又取了他顶礼膜拜的石涛上人的拖泥带水皴,并加倍地用水晕染。他的这种选择,不是出于技法上的取巧,而是因为性格、性情方面的一致,所以能够很快地自然结合在一起,溶化在一起,成为了先生自己的艺术风貌和艺术标志。雄壮磅礡的气象,淋漓苍茫的韵致,强烈迅疾的律,是这幅作品给予阅者的大感觉、大印象。

  抱石先生有句名言:大胆落笔,细心收拾。这是他长期艺术实践的总结,他的成熟期的作品大都按照这样的程序完成,所以我们在欣赏他的作品时,除了体会它的大气磅礡的大气势、大气象之外,还要仔细品味它的细部收拾的微妙,如泉口的处理、云烟的的烘染,尤其是点景人物的安排,真是恰到好处,更移不得。斯图下端,山坡树林间,作高士七、小童一。分两组,前行者二:一策杖回首,一仰面似有所思。后随者六人,或举目远望,或回顾来程,或相视低语,或冥思索句其中谁是工部?或为后随第二人,白衣策杖低语者;或为最后之白衣袖手觅句者。六十年代抱石先生作过数幅杜甫像,当可用以比较。图中人物,皆用洒脱的细线疾写而出,神采奕奕,错落有致,与前后景致浑然一体。顾恺之的古韵,石涛的逸兴,傅抱石的激情,融合在一起,难分难解。

  物换星移,复地翻天,而画图依然完好如初,不能不让人感慨系之。

4-11-2012



 

China fine arts online

中国美术在线

2017 All Rights Recei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