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FINE ARTS ONLINE

   中国美术在线

 

 

主页
顶级艺术
图片纪实
征稿启示
联系我们
Home
Top Arts
PhotoInfo
Authors

Contact


佳士得假画门:行业漏洞导致浑水摸鱼

 
 

  俄罗斯富豪遭遇假《宫女》

  百年老店世界拍卖业巨头佳士得也卖赝品?俄罗斯石油大亨、亿万富翁斐克塞伯格(Viktor Vekselberg)就碰上了一回。英国法院在7月27日对斐克塞伯格状告佳士得拍卖行拍卖赝品名画案作出判决,败诉方佳士得须返还他当初支付的170万英镑(约合1750万元人民币)拍卖款。

  法官在判决书中指出,斐克塞伯格在佳士得拍下的《宫女》不可能是俄罗斯著名画家鲍里斯库斯妥基耶夫所创作。这意味着佳士得拍卖会上也出现了名画赝品。虽然当下在内地艺术品拍卖市场上,大大小小的赝品纠纷并不鲜见,但作为历史最悠久的拍卖行,佳士得也曝出天价赝品,令远在中国的收藏者也对艺术品拍卖市场捏了把汗。

  海外巨头输了赝品官司

  56岁的斐克塞伯格身家约70亿英镑,在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上排名64位,也是狂热的艺术品收藏家。2005年11月在佳士得,斐克塞伯格以170万英镑的高价拍下了据称是俄罗斯著名画家鲍里斯库斯妥基耶夫的油画《宫女》,该画据称创作于1919年,画上有库斯妥基耶夫的签名。

  这幅名画《宫女》曾于1989年在佳士得拍卖过一次,当时成交价格为1.9万英镑。2005年时,尽管估价为18万至22万英镑,但拍卖时价格一路飙升,最后以170万英镑落槌。当时竞价失利的一位俄罗斯收藏家Natalia Kournikova称,这个价格纯粹荒谬。但是斐克塞伯格志在必得。

  在拍卖交易完成后的2009年,斐克塞伯格的一位艺术顾问提出质疑,认为画面上库斯妥基耶夫签名使用的颜料在画家1927年去世时尚未发明。专家称,该作品可能是某个默默无闻的小画家为了谋生,才临摹了《宫女》,目的是让自己的作品好卖一点。

  斐克塞伯格因此要求佳士得退款。而佳士得的专家一口咬定该画为真迹,他们认为签名颜料在1919年已经发明,只是在1930年代才大规模投入使用。他们同时表示,如果该画看起来艺术水准一般,也许是因为那是库斯妥基耶夫为了糊口的匆忙之作。

  该案法院听证会持续了20多天,在法庭上,斐克塞伯格聘请了一大批顶尖艺术品专家证明《宫女》为赝品。被告佳士得拍卖行的专家团队则坚称画作为真品。

  法官纽维(Newey)最终在判决时表示:我认为在这个问题上完全确定是不可能的,我的任务是在平衡可能性的基础上确定真实性。在我看来,这幅《宫女》更有可能是库斯妥基耶夫之外的其他画家的作品。因此,斐克塞伯格有权取消本次交易,拿回自己的钱。

  值得注意的是,法官也只是认为斐克塞伯格买到的画很有可能是赝品,关于这幅画是否为库斯妥基耶夫的原作,法律界同拍卖行、专家同专家之间的争议和疑问并没有因判决而完结,甚至不排除这幅《宫女》再次出现在市场上,或者通过私下洽谈进行交易。

  内地赝品纠纷不断

  2011年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的交易额达了975亿元,拍卖公司数量、拍品规模都是10年前无法想象的,但赝品现象也随之不断浮出水面,有信誉的大拍卖公司赝品纠纷相对要少,而个别小拍甚至出现假画、假古董泛滥,真品难觅的情况,画家或亲属到拍卖会上打假,收藏者状告拍卖公司拍假不时见诸媒体。

  以至于如今谁在拍卖会上买到了赝品,如果不是花了大价钱,似乎都已经触动不了人们的敏感神经,只有一些天价赝品纠纷能引起收藏界震动。

  早在2008年,吴冠中油画《池塘》赝品官司曾引起了轩然大波。一位上海收藏者在拍卖会上花230万巨款购买了吴冠中画作《池塘》,之后有人质疑藏品可能有假,收藏者便带着油画找到吴冠中先生,经吴冠中先生认定该画系伪作,并在外裱玻璃上题写了这画非我所作。

  手握鉴定证据的收藏者随即将拍卖公司和卖家告上法庭。然而,由于不能证实拍卖公司及卖家事先知晓该画作系赝品,法院根据《拍卖法》免责条款驳回了收藏者所有诉求。

  2010年6月,北京一家拍卖公司以7280万元的高价成功拍出了名为《人体蒋碧薇女士》的徐悲鸿油画。该油画有徐悲鸿长子徐伯阳出示的背书,内容为:此幅油画确系先父徐悲鸿的真迹,先父早期作品,为母亲保留之遗作。徐伯阳2007年9月29日。

  然而时隔不到一年,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首届研修班的10名同学联名发出公开信,声称前述徐悲鸿油画实为当年他们的习作。公开信中说:《人体蒋碧薇女士》这幅油画,是我们研修班第二学期某一位同学在1983年5月里的一堂人体油画课习作。习作模特是江苏农村来北京工作的年轻女孩L。不过,这个沸沸扬扬的拍卖徐悲鸿油画赝品事件至今还是个迷局。

  实际上,真正在艺术品市场上摸爬滚打过的收藏者,决不会相信拍卖会是一个完全没有赝品的市场,它同地摊、古玩市场的区别除了交易公开规范外,就是在于真品比例更高一些。在内地拍卖公司中,哪家的瓷器拍品质量高,哪家的书画好,哪家的拍品假多真少,小拍谁能捡漏谁会交学费,对此收藏圈里都有一个公认或者口碑。

  行业漏洞导致浑水摸鱼

  在近日收藏寻城记武汉站的论坛上,北京匡时(微博)国际拍卖公司董事长董国强(微博)坦言,拍品保真等于说自己包治百病,这纯属吹牛。他以书画拍卖为例,中国历代都有书画造假的情况,对于当代书画,画家本人、画家学生、家属都可能提供虚假信息,无法保真。而古代的书画更是难保真,郑板桥去世几百年了,当时看过他画画的人都不在了,没有见证人,没有录像,谁能百分之百说他的画都是真的?

  除了艺术品本身的特殊性、复杂性,专家鉴定也作假令收藏者非常头疼。专家将赝品鉴定为真品,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专家确实眼力不行,知识欠缺;还有一种原因涉及到专家的人品和道德操守,拍卖公司要赚取佣金,佣金又跟随拍品的拍卖价格浮动,专家鉴定同拍卖公司、委托人利益息息相关。

  其实,在拍卖流程设计中是有一个评估鉴定环节的,为保证拍品价格适中,拍卖公司在印刷图录前会召集专家团,对所征集的所有拍品逐件进行综合评估鉴定。这意味着拍卖公司评估鉴定的是拍品的商业价值而非真伪判断。

  拍卖公司一般对真伪避而不谈,因为按照《拍卖法》第六十一条规定,拍卖人只要在拍前声明不保证拍品真伪,便不承担瑕疵担保责任。1997年《拍卖法》开始施行时,内地的艺术品拍卖市场尚处于起步阶段,这条法规制定的初衷是为保护拍卖公司合法经营,不料现在却成了拍卖公司的赝品免责金牌。有了免责条款的庇护,一些拍卖公司对赝品上拍自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拍卖会上的赝品现象也引起了有关监管部门的注意,7月6日国家文物局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做好文物拍卖标的审核工作的意见》,对文物拍卖专业人员的规范等内容做出明确规定,标的报审材料中,须有本企业文物拍卖专业人员标的征集鉴定意见,对出具虚假征集鉴定意见、造成不良社会影响的,取消其专业人员资格。

  毕竟,行业的规范、鉴定专家和机构的培养都不是一蹴而就的,理性和诚信这两大市场精神也会日渐引起从业者的关注。而收藏者自身更要有专项的学习和研究,如果没有相应的功夫,盲目投资,就会出现钱多人傻的笑话。董国强建议,藏家应提高自身专业素养与眼力,增加知识积累,不盲听盲信,同时结合专家意见,尽量做到防患于未然。

2012年08月09日 华夏时报



 

China fine arts online

中国美术在线

2017 All Rights Received